巴西甲级联赛积分榜
你的位置: 巴西甲级联赛积分榜 > 都市 > 絕代狂兵
《絕代狂兵》最新章節 絕代狂兵李夜風葉小溪全文閱讀

鍘嗗眾鎰忕敳绉垎姒?: 絕代狂兵 束山有草

主角:李夜風葉小溪
主角是李夜風葉小溪的小說是《絕代狂兵》,它的作者是束山有草寫的一都市類小說,文中的都市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最強戰士重歸故土,一腳之下,仇敵盡滅。與人為善是李夜風的人生宗旨,不善的,都去見閻王了。.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3-22 11:45:13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巴西甲级联赛积分榜 www.ftnzjx.tw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今天濱市發生了一起銀行搶劫案,引起了多方關注,媒體、銀行高層以及市里的領導,全部都親臨現場,這是重大事件,一個處理不好就要掉腦袋的。

尤其是里面還有一個身份尊貴的女孩,她是濱市馮氏財閥的千金!

“你們干什么吃的?這多久了還沒有解救人質?!飯桶,都是一堆飯桶!馮清清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要你們好看!”一位親臨現場的市領導對著現場警方負責人破口大罵!

此時他的臉色十分難看,內心更是慌張無比,馮清清要是有個好歹,他也可以卸任請罪了!在他轄區之內發生這種惡性事件,他難辭其咎!

“我們也在盡力,可是武警那邊說,劫匪十分專業,避開了所有的狙擊點...”濱市市局局長張長林也頭大如斗,滿面冷汗地道。

然而就在這時,銀行內部傳來了數道槍聲,張長林臉色驟然一變回頭怒道:“混蛋!怎么回事!狙擊手匯報情況!”

“報告,禿鷲那邊有情況!”

“狙擊手禿鷲,請立即匯報你的情況!”張長林臉色陰沉難看,然而,耳邊并沒有狙擊手禿鷲的回應。

“狙擊手禿鷲請回答!請回答!”張長林臉色有些發白,禿鷲沒有回應,難道,禿鷲被劫匪安排在外面的人拿下了?

“報告!我是狙擊手藍鷹,劫匪已被擊斃,重復一遍,劫匪已被擊斃!”

“給我閉...狙擊手藍鷹,你說什么?再說一遍?”張長林看見高市長那憤怒到極點的面孔,正想怒斥,卻被藍鷹的匯報給整得發懵。

劫匪被擊斃了?!

...

狙擊手禿鷲所在的位置,伏在地上保持標準狙擊動作的一個二十三四歲的青年緩緩站了起來,然后看向旁邊被他打暈了的狙擊手禿鷲,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不好意思了兄弟,估計你回去要被責罰了,別怪我,記住我跟你說的,以后別選這種最高制高點?!?/p>

隨即他抬手對著手表說道:“秦武,撤退?!?/p>

“是?!筆直砝錁谷淮戳艘桓齷賾?。

名為李夜風的青年迅速撤退,不留下任何的痕跡,他走出了百貨大樓頂層,然后混在人群之中,看著銀行方向已經被解救出來的人質。

很快,一個跟李夜風一般大的男子來到了他的身邊,他相貌平平,丟在人海中瞬間就會被淹沒無人在意。

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剛剛潛入銀行通風管道,給他的隊長李夜風匯報劫匪位置!

“隊長,任務完成?!鼻匚淦驕駁氐?。

李夜風淡淡地點了點頭,闊別濱市十八年,如今再回來,竟然就碰上這種事情,濱市的治安竟然這么混亂么?

“走吧?!?/p>

看見人質安全解救出來之后,李夜風帶著副官秦武轉身離開,他回來,主要是辦兩件事,眼下,得先去把第一件事給辦了。

兩人開著普通牌照的帕薩特來到了一座高檔的別墅區,秦武下去登記了一下然后就進去了,對于這一座座高檔的別墅,兩人都沒有表露出什么驚艷的神色來,在國外,他們連城堡、總統府、政務院都看膩了,這些別墅看起來十分氣派,實則對他們沒什么吸引力。

“隊長,到了,麗水別墅十八號,就是這了?!鼻匚淇戳艘謊?,確認無誤之后匯報道。

李夜風點點頭,然后下車,秦武停好車后也連忙跟上,這邊李夜風正準備進去,一輛白色的寶馬轎車駛入別墅前院旁側的停車棚里,別墅的門正好也打開。

一對中年男女沖了出來,寶馬車上走下來一個年輕的女孩兒,二十來歲的樣子,一身長裙,身材高挑,她十分的漂亮,沒有過多的妝容修飾,似乎她天生就如此的傾城脫俗。

李夜風旁邊的秦武看見寶馬車上下來的漂亮女孩兒頓時有些驚異,低聲道:“隊長,這女孩剛剛在銀行人質里,幾個劫匪似乎是為了她而非為了錢?!?/p>

李夜風有些訝異,還真是巧了,她竟然就是那個跟自己有著婚事的女孩兒么?

“嘴巴閉上?!崩鉅狗縑嶁蚜艘瘓?,秦武當即嘴巴合得嚴嚴實實,他也沒想到,剛剛隊長擊斃的劫匪們所為的竟然是原本要成為他嫂子的人!

秦武打量了一下馮清清,旋即有些惋惜,這個本來要變成自己嫂子的人,確實很漂亮的啊,可惜,隊長跟她不可能在一起。

隊長這次回來要做的事情有兩件,這第一件,就是把跟馮清清的婚約作廢掉,免得馮清清一直頭頂一門婚事而誤了終身。

“清清!”別墅里出來的中年男女,正是馮清清的父母,馮成文、穆秋燕,穆秋燕看見女兒平安歸來別提有多后怕了!

“媽,我沒事兒了,您別擔心?!狽肭邇灞Я吮蓋?。

“回來了就好,這些混賬東西,竟然敢明目張膽到這種地步,真以為我馮成文脾氣好可以隨便招惹嗎?!”馮成文臉上閃過一抹肅殺之意,他女兒不是第一次遇到險境了,但沒有一次像這次這樣這么明目張膽!

這一次,他絕對不會輕易罷休!

“爸媽,我們先進去吧,我回來了沒事兒的?!狽肭邇逍睦鎪淙灰埠ε?,但她不想讓父母過于擔心,因此沒有明顯的表現出來。

不過,就在他們要回別墅里頭的時候,馮清清看到了站在家門口馬路邊上的李夜風和秦武,她不由地露出疑惑的神色,問道:“請問,你們找誰?”

李夜風神態淡然,從容地走了過去,馮成文和穆秋燕也都轉身疑惑地看著他,馮成文在看見李夜風的臉后,神色微微一變,這張臉...怎么跟那個人那么像?!

“馮叔叔,您好,我叫李夜北,是李夜風的孿生哥哥?!崩鉅狗緱媧⑿?,給他自己套了個假身份。

“你...你是李夜風的孿生哥哥?”馮成文神情有些激動,語氣都顫抖了起來,他激動地上前問道:“夜風呢?李夜風人在哪里?他答應要娶我女兒的,他人在哪里!”

李夜風心頭微微有些觸動,他本以為,馮成文應該已經看不上他李夜風了,沒想到,馮成文似乎一直在等他!而這一等就是十八年!

然而,他卻不敢相認!若相認,必定給馮成文一家帶來毀滅般的災難!

“馮叔叔,我弟弟已經戰死沙場了?!崩鉅狗縞艫統?,他必須要編織這個謊言,這樣,馮成文也就會放下執念!

聽到李夜風的話,馮成文呆了呆,旋即,他有些失魂落魄地踉蹌了兩步...

“死得好!”一道刺耳的聲音忽然響起,李夜風神色不變,看向了開口的馮母穆秋燕,他不生氣,真的一點都不生氣。

馮成文也臉色大變,回頭狠狠地瞪了一眼妻子,怒道:“你給我閉嘴!”

“你還吼我?馮成文,你自己跟人家定下的事情你別強加到我女兒頭上!我本來就不想認這門親事,你也是沒腦子,我女兒要嫁肯定也要嫁一個門當戶對的,怎可能去嫁給一個平民?”穆秋燕一臉不屑:“死了才好,省得他們不要臉借著這個約定來高攀我女兒!”

“媽!”馮清清也覺得母親說得有點過分了,畢竟,李夜風的‘哥哥’還在這呢,當著人家的面這么說多不好啊。

“傻丫頭,你爸差點就把你賣了!”穆秋燕瞪了馮清清一眼,然后看向李夜風,傲慢地道:“小子,既然你是李夜風的哥哥,我就把話給你說明白了,我們家清清呢,身份顯赫,地位尊貴,別說你弟弟已經死了,就算你弟弟還活著,也別想舔著臉娶我們家清清!”

看看這個自稱李夜風哥哥的人,開一輛舊款的破帕薩特,渾身上下穿的,不說名牌吧,連個品牌都不是!這么寒酸,要是女兒嫁過去了那才是傻!好在那個李夜風已經死了,那婚約自然就作廢了!簡直大快人心!

“放...”秦武氣得要抽人了,這老女人,竟然敢這么侮辱隊長!高攀?隊長堂堂華夏隱秘機動總負責人,需要高攀他們這小小的家族財團?!他們配嗎?!

“秦武?!崩鉅狗繢淅淶睪淺飭艘簧?,秦武當即止口,但是那神色卻相當不爽,要不是我們家隊長,你那寶貝女兒早他媽死在銀行劫匪手里了,現在你們就該給她辦喪事了!

“喲喲喲,還想兇我?就一破跟班的,咋呼什么呢?”穆秋燕嘲諷地翻了個白眼,馮清清急忙拉了拉她:“媽,別說了!”

“行,我不說了,反正人都死了,我這心也就放下了?!蹦慮镅嘁幌氳僥歉齠⒆潘鳥す匪懶?,這心里簡直樂開花了。

“行了,你給我進去!”馮成文氣得怒吼。

“進去就進去?!蹦慮镅嗪吡艘簧?,臨走前還不忘鄙夷地掃一眼李夜風。

馮成文難堪地道:“對不起,夜北,我妻子一直比較反對我給清清定下的這門婚事...所以言詞比較過分,我替她道歉?!?/p>

“沒事兒的馮叔叔,愛女心切可以理解?!崩鉅狗縲α誦?,毫不在意。

“清清,過來見過你李大哥?!狽氤晌撓行┦?,但還是把女兒叫到了旁邊。

馮清清走了過來,她身材高挑,但跟李夜風對視的時候,還是需要仰著頭,不過,她那雙秋水般吸引人的眸子此刻一片平靜,她沉默了一下,輕聲道:“李大哥,對于李夜風的死,希望你能節哀順變,至于我跟他的婚事...很抱歉,這點我跟我母親是一樣的態度,即便他在世,我也一定不會嫁給一個我毫不了解一點感情都沒有的人?!?/p>

“清清!”馮成文面色一變,他可不是讓女兒跟人家說這些的!

“姑娘...”秦武有些不能忍了,他很想說:要不是我家隊長,你剛剛在銀行就已經死了你知道嗎?

“我很理解,換做是我,我也不會答應?!崩鉅狗縲α誦?,道:“身為大財團的千金,敢于為自己的幸福爭取和發聲,馮姑娘,我很敬佩你,我相信,我弟弟泉下有知,也一樣會支持你的決定?!?/p>

馮清清聞言,神色卻是微微一怔,這個‘李夜風的哥哥’,真的挺好說話的呢。

她猶豫了一下,然后紅唇微張:“謝謝你的理解...若是不介意的話,可以進我家坐坐...”

李夜風笑著搖了搖頭:“不了,馮姑娘,馮叔叔,我來就是替我弟弟撤銷一下這門婚事,現在既然目的已經達到,我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就不多留了?!?/p>

馮成文挽留道:“留下來一起吃個飯再走吧...”

“謝謝馮叔叔的好意,不過我們真的有急事,再會,馮姑娘?!崩鉅狗縊蛋罩苯幼?,秦武掃了他們一眼,眉頭微皺,顯得很不滿,但也沒有再說什么。

馮清清則是松了一口氣,早就聽父親說自己有一門婚事,現在這門婚事終于甩掉了!

她的心里也瞬間卸掉了不少的壓力。

馮成文則是還在惋惜,李夜風那么好的一個孩子,怎么就戰死了?真是天妒英才??!

“爸,我們也回去吧,以后...我們不要再跟李夜風的家人來往了?!?/p>

“你這丫頭...唉...算了算了,人都不在了,隨你吧...”馮成文此刻還沉浸在李夜風戰死沙場的失落之中。

“我就知道爸你對我最好了,對了爸,聽市局的張叔叔說了,今天是有人打暈了其中一個狙擊手,用那個狙擊手的槍擊斃了劫匪我才得救的,我想查一下這個救了我的無名英雄是誰...”馮清清挽著父親的手臂滿目傾慕地說道。

她暗暗發誓,一定要找出那個擊斃了劫匪的人,然后當面感謝他。

小說《絕代狂兵》 第1章 隱于市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