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甲级联赛积分榜
你的位置: 巴西甲级联赛积分榜 > 仙俠 > 不過爾爾
《不過爾爾》最新章節 不過爾爾爾爾離燁全文閱讀

2019涓秴鎺掑悕绉?: 不過爾爾 白鷺成雙

主角:爾爾離燁
主角是爾爾離燁的小說是《不過爾爾》,它的作者是白鷺成雙寫的一仙俠類小說,文中的仙俠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爾爾是個不厲害的小仙,打怪不行,打坐也不行,堪堪八百年的修為,一上九霄就交代得干干凈凈??傷奶燁鮮?...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2-24 13:39:51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巴西甲级联赛积分榜 www.ftnzjx.tw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前頭好像有些異樣。

爾爾騎著小毛驢,抬眼打量。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本該是個極宜吐納修煉的黃昏,但東邊竟有一陣紅霧透出南天,裹挾著什么物件翻卷飛滾。

太和仙師說過,這九霄之上有無數奇珍異寶,能不能得獲天運修為大進,全靠自己造化。

換句話說就是,看見寶貝一定要先下手為強!

興奮地扯了扯驢耳朵,爾爾當即捏訣:“天地隨我意,水門靈界生——”

話音落,結界成,四周遮天蔽日,不聞外頭聲息。

前頭的紅霧似乎是有所察覺,翻身就欲逃竄,爾爾當即拍驢而起,動作麻利地掏出千絲網,飛身朝紅霧猛地一擲。

抓住了。

網絲勾著寶貝,沉甸甸的,爾爾想收網,一拉卻發現有點沉。

“還是個大寶貝?!彼止?,將收網的繩結往手掌上一纏,然后使勁一拽。

刷地一聲。

千絲網里出現了一張猙獰青白的臉,泛著血絲的眼珠從凌亂的發絲間望出來,正好與她四目相對。

爾爾:“......”

這算什么奇珍異寶。

場面有些尷尬,爾爾沉默,裝作什么也沒發生,反手就要把這玩意兒塞回去。

就這一剎,網中的眼珠子動了。

被血絲抓著的瞳孔,像年久失修的門軸,發出嘎巴嘎巴的聲響,慢慢地映出她的影子。說時遲那時快,一只青色的手猛地張開,五指青筋暴起,穿過千絲網,一把就拽住了她的手腕。

“啊啊啊——”

爾爾慘叫,抄起隨身的法器就往上砸,企圖將這玩意兒甩開,然而狠狠幾下砸打,這手紋絲不動,不僅不動,還加重了力道,滿溢的白光從指間滲入她的肌膚,又痛又癢。

這肯定是要吸食她的靈氣。

驚慌之后,爾爾飛快地祭出防御術,想封閉自己全身經脈以自保。

結果她剛封上曲池穴,耳蝸里就聽得“?!鋇丶干?。

周身大穴都被這白光沖開了。

于修仙之人而言,被沖穴是大忌,意味著對方實力遠在自己之上,性命不由自己做主。爾爾方才還只是驚慌,眼下是真的絕望了。

連個鬼祟的修為都比她高,她還上九霄做什么,老實在洞府里等死還能多活一百年呢。

要不現在自???還能給自己留個臉面。

可她怕疼,下不去手毀自己的結元。

爾爾這叫一個糾結,小臉都皺成了一團。

就在此時,一道火紅的袖袍突然橫空而來,挾焰帶雷,猛地劈開了那只陰手。

這動作太過干凈凌厲,爾爾還沒反應過來,抓著她的手便斷了,殘肢飛快地融化在烈火之中,連點灰也沒剩下。

等她低頭去看的時候,便只看見了袖袍上的金烏花紋。

烈烈而展,霸道炙熱。

心里猛地一跳,她回頭。

紅色的袖袍落下,露出主人的模樣,金烏做冠束其發,天光臨身照其服,來人踏著火云,長袍曳地,指尖殺氣未散,一派凌厲肅殺。

天降救星啊。

爾爾那叫一個感激涕零,張手就想撲過去抱大腿。

結果頭一抬,她愣了。

額間一點金紅,雙眸靄色沉沉,面前這人將目光從千絲網上收回來,慢慢落在了她的頭頂,瞳孔里映出她錯愕的神情,無波無瀾。

是他。

爾爾傻眼了。

眼前浮現出一場毀天滅地的神火,滿目瘡痍的廢墟之上,有人漠然回眸。

漆黑的眼瞳泛著一層靄色,漫不經心地掃過滿地的神仙尸身,落在還剩半口氣的她身上。

殘忍又暴戾。

是他。

打了個寒戰,爾爾停下了步子。

眼前的離燁上神尚未入魔,靄色的眼眸也還未被戾氣侵蝕,只是稍顯冷漠地看著她。

“讓開?!?/p>

爾爾連連退開三大步,狗腿地側身作請。

大佬您先走。

離燁倒不是要走,他站在她那還捆著東西的千絲網面前,飛快地抬起了手。

火光乍出,映亮了他的臉側,網中的東西如云煙一般消散,連最后一縷殘魂都被他捏了個粉碎。

干凈了。

收攏袖口,離燁眉目稍緩,看向旁邊這人。

一個修為低微的小仙,穿得花里胡哨,長得也花里胡哨,若是平時,他連看也懶得看一眼。

但眼下——

他朝她跨了兩步。

爾爾正沉浸在見到了傳說中大人物的震撼中,乍見大佬朝自己過來,膝蓋一軟,差點當場給他磕頭行禮。

結果大佬突然伸手,捏住了她剛剛被鬼祟傷過的手腕。

與此同時,四周結界“呯”地一聲炸裂開來,像人間的煙火一般泛著光朝天邊褪落。

“離燁!”有人怒喝。

爾爾還沒來得及想明白大佬這舉動是何意,就被這帶著極強仙氣的聲音震得喉嚨一甜,“哇”地吐出一口血。

一道火光落在她眉心,替她護住了心脈。

爾爾意外地抬頭,卻看見大佬漠然著臉,迎上了氣勢洶洶的來者。

“你竟敢在這九霄仙門設界殺人!”

震桓公暴跳如雷,帶著三千仙人將他們團團圍住,無數法器見光、靈獸低吼,強大的殺氣滌蕩了這一方晚霞,方圓十里之內布滿陰云,隱隱有天雷之聲。

爾爾哪里見過這種場面,腿軟得有點站不住,靠著大佬就滑坐了下去。

而大佬,不愧是大佬,面對這通天的威壓,依舊站得神情俊秀,風姿雅詳,甚至一臉坦然地問:

“震桓公何出此言?!?/p>

“你還想狡辯,方才此處有異象,眾仙家都是瞧見了的,你為掩人耳目,竟還公然設下結界?!?/p>

“設結界便是殺人?”

“不殺人為何要設!”

劍拔弩張,雙方對峙,震桓公牽著兇惡的神獸,離燁牽著發呆的爾爾,大戰似乎一觸即發。

然而爾爾就在這時候開口了:“結界是我設的?!?/p>

對面這群神仙怔了怔,顯然是剛剛才注意到旁邊還有個人。

“你?”震桓公狐疑地打量。

離燁低頭,就見這小仙一只手被他捏著,另一只手死死地拽著他的衣袍,像是有什么撐腰了一般,壯著膽子地道:“我乃太和仙師座下弟子,今日剛上九霄,方才是見此地有仙氣,才設結界想抓寶貝,不曾想......”

離燁捏了捏她的手腕。

這小仙倒是識趣,察覺到他的意思,立馬話鋒一轉:“不曾想竟是沖撞了上神?!?/p>

說罷仰頭,黑白分明的眼朝他望上來,滿臉都是諂媚。

如果跟對面神獸一樣有尾巴,她肯定也搖起來了。

不輕不重地嗤了一聲,離燁收回了掐在她命門上的氣力。

大佬滿意了,周圍這漫天神佛自然是不肯罷休。

爾爾甚至能清楚聽見他們的議論聲。

“結界上是這小仙的氣息,但坎澤失蹤,離燁不可能毫無干系?!?/p>

“他不認,你奈他何?”

“我九霄之上皆是光明磊落之人,沒想到會出這么一位......”

悉悉索索說了半晌,又有人皺眉問爾爾:“你方才,當真只看見了離燁上神?”

“是?!倍胍膊幌刖偷閫?。

神獸在四周搜了一圈,五光十色的仙術也在周圍落下,氣氛緊繃。

然而忙活了半個時辰,也沒有找到一絲坎澤的氣息。

震桓公很是不甘,但也只能收回神獸,朝離燁拱手:“誤會一場,還請上神見諒?!?/p>

離燁看也未看他,捏著爾爾就走,四周神仙退開一條路,他漠然穿行而過,烈烈的衣袍拂開仙云,隱入晚霞。

一切都很合乎邏輯。

爾爾跟在大佬身邊,只感嘆大佬果然跟其他神仙關系都不好,不然也不至于毀天滅地,殺得他們一個不留。

不過走著走著,她突然覺得哪里不對勁。

大佬為什么抓她手腕?

這位可絕不是什么見色起意之徒,更不是個愿意與人親近的性子,方才情況緊急,她沒來得及細想。眼下無事,只覺得腕上那只手臂烙鐵還燙。

“上,上神?”爾爾掙了掙。

離燁回神,慢悠悠地松了手。

一絲古怪的氣息從她手腕上的傷口溢出來,霧蒙蒙的,撲了爾爾滿眼。

饒是修為再低,爾爾也察覺了。

這不是鬼祟該有的氣息。

方才那些神仙在找的人,是坎氏的掌門,水象修為境界最高的坎澤。

百年之后離燁之所以能覆滅天地,與坎氏的沒落有直接的關系。

那坎氏是怎么沒落的?

眼前的水汽里好像有答案,爾爾抖了抖,抓著大佬衣角的手終于是松開了。

離燁一直拿余光覷著她。

他看見這只一直啃草的小兔子突然豎起了耳朵,警覺地皺了皺鼻尖,料她是猜到了什么,不由地哼笑。

修為嘛,渾身上下就幾百年,他走路不小心都能踩死??燒餑源故腔?,他甚至能聽見她腦轱轆咔吧咔吧直轉的動靜。

不過,既然猜到了,那也是時候送她上路了。

剛來九霄的小仙,魂歸天地也是不會有人在意的。

漫不經心地抬手,離燁聚起了一小簇神火。

“上神!”

腿上沒由來地一重。

離燁低頭,就見方才還豎耳朵的小兔子,眼下正死死地抱住他的腿,抬頭看向他,滿眼都是閃閃發光的星辰。

“小仙初來乍到,誰也不識得,又蒙受上神救命之恩,不知上神門下,可還收徒?”

小說《不過爾爾》 第1章 前頭好像有些異樣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