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甲级联赛积分榜
你的位置: 巴西甲级联赛积分榜 > 仙俠 > 紫云山前傳
《紫云山前傳》最新章節 紫云山前傳展觀元聶清風全文閱讀

鑻辫秴绉垎姒?018 : 紫云山前傳 哄娃神器

主角:展觀元聶清風
主角是展觀元聶清風的小說是《紫云山前傳》,它的作者是哄娃神器寫的一仙俠類小說,文中的仙俠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以一個完全不具靈根的凡人在修仙界的生存何等艱難。幸好有一人相護,相持。有生之年看不到你取得大道,成仙....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3-16 15:31:59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巴西甲级联赛积分榜 www.ftnzjx.tw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活在這飄渺天地間,總是需要一點兒念想的。這念想若是無處可去了,便將它捏成執念,也算有了憑依。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p>

月明星稀,緲水河本常年開五彩蓮,又有異香飄來。端是仙家之地。但因地處西平境極西之處,平日人煙稀少,好好一圣境竟少有人知。

此時河中東岸排著足有百朵紙蓮,上各立著或男或女,一個或幾個童子,陣陣哀歌飄出,曲調詭異。

初唱到十年生死兩茫茫,紙蓮陣中央便升起一只小舟來。小舟無人撐漿,破水而出飄于波上,與水面相接處,隱隱發出淡淡微光,原來是用靈力支撐的一只靈船。

船上歪歪走出一老漢,敞胸露股,只在腰間圍著一片荷葉,隨著曲調“嗚嗚”哭著。他哭得甚是傷心,每哭一句,便從眼中流出兩行血淚來,再哭一句,便要嘔出一口血來。

待他哭到“料得年年腸斷處”時,天上便飄來一淡藍長袍男子。男子長袍覆面,面目不現。他剛立到船頂,一道亮光閃過,那老漢一只手臂便飛落入江。老漢卻似不覺痛,仍是呆呆立著,只哭得更厲害了。

男子看著紙蓮片刻,一盞蓮花燈現在手上。那燈造型繁復,燈體圓潤,透明可見里面情形。燈籠般大的燈中,只閃著豆大的火苗,十分黯淡。男子將寬袖籠了燈籠,如捧天下至寶,緩緩地放在水面上。那燈便慢慢地沉了下去,并不熄滅。

待燈沉沒,他雙手交疊,不見其它手勢,兩邊紙蓮便自動排列,看著毫無章法,但隱隱間又似有聯系。紙蓮并好,其中七個方位的蓮上童子便開始放聲大哭。

那男子又伸出右手,一顆皎皎白珠升起,發出極耀眼的光芒來。

男子手指微張,老漢便木偶人似的將脖子送到他掌心來,兩眼暴出。一縷紅色血線從他頭頂細細地抽出,匯到男人手里,直匯了有一顆蠶豆大小,他便把老漢往水里一丟,將那顆血珠往方才寶燈沉沒的地方投去。

霎時,大哭童子齊齊收了聲,軟軟的倒在紙蓮上,他們身下的紙蓮很快便浸成了鮮紅色。細看,每個童子的脖頸處都齊齊開了個大洞。鮮血直流。這些紙蓮一吸滿鮮血,便如活物一般,抖落童子尸體,自發合包起來,變成極小一個花骨朵,直直從各個方向飛了過來,與那血珠匯合,一起沉了下去。

這時,水波大大地蕩了一下,原來剛剛整個河面竟是被男子凍住一般,變成了死水。如今方恢復原樣。

男子從半空中落下,足點輕舟,抬頭望天,喃喃道:“小月兒,你再等等,明年這個時候,你便能回到我身邊啦!”他的話語充滿了激動與幸福,如若不是看他剛才所為,竟讓人不由為他癡情所感。

他說完話,便又揮了揮手,剩下的紙蓮自行飄到岸邊。存活的童子們均顫著腳,一言不發地往東邊一條小路上去了。黑黝黝的林陰下,仿若一隊僵尸,寂然前行。

來人靜靜地看著河中的五彩蓮花發起呆來。

遠遠的,一陣琴聲傳來。有女嬌娥清脆的歌聲隱隱其中。男子猛地一回頭,他動作太快,竟將帽兜甩落,露出一張訝異的方正臉龐,皮膚蒼白,眼窩深陷。水波漾開,他飛速向歌聲處掠去。

唱歌的女子端端坐在船頭,她十八九歲光景,鵝蛋臉上嵌著兩顆大眼睛,一頭烏發及腰散在船面,一兩根飄落入水也不管,一張櫻桃小口齒清晰,又兼了好嗓音,唱的著實動人。

只是不知道為何,她美則美,整個人看起來卻似有哪里不對勁,嘴里的曲子委婉動人,臉上卻始終沒什么表情。

船里給他伴奏的,是一白發老者,身材似乎十分高大,整個人坐在船里不太自在,一直微弓著腰。但手上撫琴卻嫻熟得很,于琴一道,實是技藝高超。

二人一彈一唱,正到那***處,突見一柄漆黑扇從岸邊飛來。那扇子本是極小一把,到船前卻比整艘小船更大,扇骨竟彎曲作環抱狀,整個扇子化成漏斗狀,大口朝著小船撲來,竟是意欲將整艘小船包起。

河風滾滾而來,吹得水波前撲后繼地來。老者望也不望,仍是撫他的琴。手指撫過一條最細的琴弦,琴聲發出,扇子便似撞上大山一樣,彈了出去。

這一來一去,夾著巨大的聲勢,浪花升起幾米高,小船卻穩穩地定著,就連那小姑娘也恍若未聞,仍款款唱著小曲,只是低頭看著水面,那水中有團光芒,如花般轉瞬即逝,卻深深地吸引了她,一時間,她眼里便沒有別的東西了。

待水花落下,扇子又來,這次卻是平著緩緩飛來。扇上正是那長袍男子。

“哈哈哈,我道是誰,十年不見,張真人,你倒是是老得好快??!”男子臉現譏諷。兩手垂于背后,卻是蓄勢待發。

“是你!”見到來人,那老者卻似失了平靜。他手往小幾上重重一拍!那琴便翻了過來,一把極薄的長劍從后蓋中剝落,劍身映著月光,老者聲音一顫,那劍也跟著一顫,一股清洌的氣勢便隨之擴散,小船的頂棚瞬間不翼而飛。

長袍男子輕輕一揮,便將那排山倒海的劍氣散去?!壩?,張真人這功力似乎也不比往日,怎么,你們寒山劍派終于要沒落了嗎?”

老者站直了身體,果然極高大,一身平凡衣物自他站起,便瞬間透出一幅遠山景圖來。那是寒山劍派的宗門,這衣物竟是件法寶。

老人咬著牙恨道:“展觀元,我翻遍天下,沒想到你竟躲在這里,好好好,果然蒼天開眼,今日我便滅了你的元神,給我家月兒報仇!”他一連三個好字,一個比一個憤慨,直說得周身氣霧飄起,小船四周的水面結成了冰。

話音一落,劍尖便直直朝那展觀元飛去。一招“一湖秋月”,境界全開。霎時間,渺水成為極地,雪蓮化為座座巨大的冰山,撥地而起。眼前成了雪白的世界。

那展觀元早運起周身氣血,他脖間一顆血紅寶珠發著耀眼的光芒,使得他周身不沾冰雪,腳邊始終有水融化。

展觀元知今日不能善了,臉上卻不甚著急,“看在你是月兒的父親的份上,往日你看輕我,亂點鴛鴦譜的仇,我便不跟你計較。你也不要以為是我怕了你。只是再有一年,月兒元神便可重新塑好,我還需護得她魂魄周全。你我打斗,勢力驚擾到她,你忍心嗎?”

那張真人的劍尖直直頂到展觀元鼻前,瞬間便可直刺入他識海,攪爛他元神,可聽得此言,那劍卻再也刺不下去了。

張真人眼睛睜大,“什么?你說這話什么意思?月兒的魂魄。。。竟然是在你那兒嗎?”他雖然還左手掐訣,但心下不定,已經沒有剛開始的必殺之心。

展觀元臉上現出狂熱,“月兒,月兒,是的,我已經覓得秘法,月兒死去之時,我便護著她的魂魄,藏在魂燈中,這十年,我沒日沒夜地以自身靈力牽引天地氣機滋養她的魂魄,又尋來與她合格相合之人,取其精血為她塑身。只需再有一年,只需再有一年她的身軀便可造成,魂魄將養得當,到時她就會重生了,她會比以前更好,好百倍!”展觀元的眼前似乎已經出現了張月兒的倩影,他露出癡笑,竟狀似瘋顛。

那邊張真人的眼睛也濕潤了。痛失愛女已經讓他壯年白頭,他本一心求得手刃仇敵,今日不料峰回路轉,由不得他心神大震。正恍惚間,冰雪之境隱約有了裂縫。一道青衣瞬間從裂縫中穿了過來,直直朝展觀元撲去。

展觀元一時不察,雖有法寶護體,那影子卻霸道得身,將他護寶撕裂,在他左肩扎出一個血洞來。展觀元忙用靈力封住傷口,駭然發現那靈力竟拿那傷口無用,血仍在不斷往下流淌。

“三味火槍!”展觀元喝道,身子急往后退了幾百米。一個紅色的尖物果然跟著襲去。青衣身影卻在張真人身邊立住,在他后背急拍了一下,一個“甘露手”使出,張真人洶涌的氣血堪堪平復,眼神也恢復了清明。

“父親,你莫要聽信他,月兒的魂魄早已消散,察靈宮的蓋靈長不會欺騙你我,況且,你聽他說的那法子,分明是妖法邪術,不知他招的什么東西!”

張真人此時也明白了過來,拍了拍來人的肩膀,痛聲道:“清風,你說的對。今日你我便為月兒報仇了吧!”說完,往前踏了一步,竟縮地成寸,一下來到展觀元身前。

展觀元本來長的俊俏,只是眼角上揚,看起來有些飛揚跋扈。現在臉上又多了幾分陰翳,冷冷地盯著跟隨而來的聶清風,咬牙道:“聶清風!”一把紙蓮便夾著血氣朝他丟去。

那血蓮本是展觀元用自己的精血制成。又在十年內無數次地沾了童子的鮮血,煞氣逼人,如此幾十個一鼓作氣地丟出,便如放煙花一般,在聶清風向前炸起,直炸得遠處幾座巨大的冰山轟地墮落,發出震天響聲。

聶清風急急退開躲避,一柄長劍卻從這些炸起的血霧中穿過,直取展觀元的喉嚨。劍氣化為千百道劍影,任展觀元如何躲避,終是有幾道落在他身上,劃破他種咱護身法寶,一時間,法寶破裂的聲音不絕于耳。

小說《紫云山前傳》 第一章 夕人何處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