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甲级联赛积分榜
你的位置: 巴西甲级联赛积分榜 > 重生 > 異人錄
《異人錄》最新章節 異人錄子如景明月全文閱讀

娉曠敳濂宠冻绉垎姒?: 異人錄 廢都

主角:子如景明月
主角是子如景明月的小說是《異人錄》,它的作者是廢都寫的一重生類小說,文中的重生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重生異界富家二小姐,本想混吃等死,卻被硬生生安上個圣女名號,身不由己卷入陰謀漩渦,當生命收到威脅,拋....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3-16 15:42:16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巴西甲级联赛积分榜 www.ftnzjx.tw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媽媽又被后爸打了。

子如坐在樓頂上晃著兩條腿望著天空發呆。她媽媽是一個極端感性的人,這是她從他后爸罵她媽的話中聽出來的。她媽媽年輕時也是個大家閨秀,后來從網上認識了一個高帥富,自那以后就被愛情沖昏了頭腦,不但無怨無悔的把身體交出去懷孕了,還心甘情愿地一個人將子如撫養到上了幼兒園。本來子如的媽媽是打算終身不嫁了,可母女倆的生活太艱辛了,加上子如長大后學費是個大問題,她才嫁給了子如的后爸。

子如和媽媽來到這個家的時候,她已經有個上小學的哥哥了??嫉氖焙蛘飧齪蟀侄閱概┗故嗆芎玫?,自從有了弟弟以后,后爸就變了。漸漸的,他開始罵媽媽,后來又變成了打。現在媽媽差不多一星期被后爸打一次。

那個哥哥對這種家庭暴力選擇了漠視,他一升入大學就迫不及待地搬了出去。因為家庭環境的影響,弟弟的性格也變得懦弱起來,他在學校被人欺負了從來不還手,也不敢對家里的人說,氣得子如都要罵他了。

過了八月,子如也要升入大學了,后爸正在為她學費的事發愁,剛才媽媽挨打也是因為這個。本來因為家里的原因子如就退了爵士的舞蹈班,而且高中期間她也堅持沒有上補習班,現在她不打算上學了,她想去姑姑的舞蹈班幫忙,結果這句話惹毛了后爸。他指著子如說她是諷刺他沒本事,供不起她上大學。子如的媽媽只是在一邊嘆息,敏感的后爸又說子如的媽媽又在想那個高帥富了,還說子如的媽媽這些年一直都沒他放在眼里,她嫁給他完全是因為子如。

子如并不恨后爸,她知道后爸并不是真得想打媽媽,他打過媽媽后會把自己關在屋里喝酒。也許媽媽真得一直記著她那個***的情人,可無論后爸怎么對待媽媽,他始終沒有說過子如一句難聽的話,也許是他本身太敏感所以就算是在打罵媽媽時,還是顧及著子如的感受的。

眼看就要天黑了,子如得回去了,后爸喝完酒估計就餓了,她得回去做飯。總的來說,她還是心疼后爸的,全家人中壓力最大的就是他了。

子如低頭看看街上小如螻蟻的人們,吸了吸鼻子起身了。她站在樓頂邊緣上,突然眼黑了。也是,因為家里的原因,子如總是省著花后爸給她的生活費,在學校里總是飽一頓饑一頓的,所以她的臉色總是比正常人的發黃,而且坐著或者蹲著的時間長了,一起來會眼黑。子如提醒著自己先往前邁一步,要不然不小心會跌下樓的,她得先離開了樓頂邊緣再等著眩暈過去。

子如的身子向前一傾,忙往前邁了一步。

身體在急速在下墜,但子如還沒從眩暈中緩過來,她只是覺得有些奇怪,為什么這一次的眼黑讓她覺得和平時不一樣呢?

耳旁呼嘯的風聲讓子如的頭腦有些清醒了,她突然想起來了,她在往前邁腳步時,忘了轉身,所以她現在不是在樓頂上,而是……

一聲巨響,一輛車的車頂被樓頂上掉下來的人砸塌了??慈饒值娜巳何С閃嘶沸?,一小會兒警車鳴叫著到達了事故地點。人們對著警察從那輛車里弄出來的女孩指指點點,接著人群里擠出來一個哭喊著的婦人,她臉上還帶著被人打過的淤傷。

馬蹄聲震耳欲聾,子如一下子睜開了眼睛,她還沒看清楚自己身在何方就已經下意識地想跑了——原來前些天新聞報道的地震是真的!可來的也太突然了,而且她怎么可以在地震中睡著了呢!她可不能死,她還得想辦法賺錢減輕后爸的負擔呢!

“別動!”

一把匕首抵在了子如的脖子上,身后的男人緊緊箍著子如,子如立刻不敢動身體了。

子如冷靜下來才看清自己身處的環境:寬闊的石板道,街道兩旁的人群穿著古代的衣服都在驚恐地看著遠去的馬匹,底商掛著的旗子上寫著古文字,有的她能看懂,有得看不懂。再看看自己,穿著一身好像質量還挺好的絲綢衣服,她斜著眼角還能看到自己頭上搖晃的玉墜。她身后箍自己的男人的袖子也是古代的,他手上還帶著血。

子如的大腦短路了:她是學爵士舞的,不是表演,她確定自己不會去當群眾演員,所以現在她應該不是在配合著別人拍戲,所以,她是——穿越了!

子如大驚,她早忘了自己的脖子上還有把匕首,她扭頭就沖那個男人說:“我穿越了?不是吧!”這下驚恐的就不只是子如一個人了,還有那個男人,他可沒想到這個女人會不怕死地扭過頭來,而且現在她脖子上已經血紅一片了。子如也感覺自己的脖子涼了一下,她伸手摸了自己的脖子一把,剛剛看清楚手上的血,就昏了過去。

入秋的夜風還是十分涼的,子如拉了拉身上的被子,想翻個身,脖子的僵硬讓她清醒過來了。子如記得自己穿越了,她忙從床上坐起來,發現自己正在一間裝飾華麗的房間里,整個房間還是以粉色調為主,這應該是一個小姐的閨房。她摸摸自己的脖子,想起了自己被匕首劃了一下。那那個男人呢?自己算是被人救了?

風從窗子里鉆進來,子如打了個寒噤。她披著被子下了床在屋里晃悠起來:這個屋子的主人應該是很有錢的,不是說用得起絲綢的古代人都是上層人士么。肚子餓得咕咕叫了,子如突然想到了一個十分現實的問題:她穿越過來以后,怎么生存???難不成她要去小飯館打工?可她印象里古代的小二都是男的,人家要不要女的?或者……子如的眼睛一亮想到了一個她自以為十分棒的點子——原來電視里那些被人救了的窮丫頭不是非得要以身相許么?現在她有些明白那些丫頭這樣做的原因了,那也是一種生存方式呀!她也可以當救了她的人的下人??!做飯洗衣服什么的她還是做得來的,總得來說有個著落了。如果是個女的,那她就更幸運了,當個小丫鬟什么的,起碼不用把身體也奉獻出去。

這時,門被打開了,一個男人端著一碗藥進來,又轉身將門關好。子如看見那男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撲過去跪坐在了他腳下,裝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欲哭道:“多謝恩人相救!請恩人收留我吧!我會做飯洗衣服擦地的!”子如剛說完又想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她在家是用電飯鍋做飯,是用洗衣機洗衣服,可古代好像沒這些東西。那她能做的就只是擦地了?古代的拖布和現代的不會也差別好大吧?

那男人將藥放在桌子上,雙手扶起她皺著眉說:“二小姐,溥馭還有事情要忙,沒有時間陪你玩這種無聊的惡作劇,藥放在桌了上了,溥馭退下了?!蹦僑慫低昃妥吡?,子如莫名其妙了,她還沒看清那男人長得什么樣,他就走了,也沒說到底收不收留自己。二小姐?什么二小姐?她沒大聽清楚。她剛才一著急,撲過來的太猛了,自己的膝蓋硬生生磕在地上她一直忍著沒喊疼,這下那個自稱溥馭的男人走了,她才坐在地上“哎喲”著看起自己的膝蓋來:表面上沒什么事,但兩三天以后一定會淤青的!她可是有被磕過的經驗的,不,應該是被磕的經驗十分豐富,因為她在姑姑的舞蹈工作室經常幫別人排練舞蹈,這種傷幾乎沒有斷過。子如看看桌上的藥,端起來聞了聞,還好比自己生病時喝的藥支淡一些。子如一口氣將碗里的湯藥喝光了,又將油燈放在離自己近的地方細看起自己還在生疼的膝蓋來。

子如房間房頂上的男人蓋好了瓦片翻身下來了,他雙臂抱在胸前慢慢往前走,時不時還摸摸自己的下巴,似是遇上了難題。

對面跑來一個小子,他端著兩個碗眼看就要撞上溥馭了,溥馭伸手扶了他一把,他才穩住身形。那小子欲哭道:“溥爺,小……小的該死,只是廚房里沒有糖了,這是剛剛買的!”

溥馭輕輕敲了一下那子小的腦袋說:“真真的該死!就不知道預備下么!”聽溥馭說這話,那小子忙跪在了他腳邊。溥馭拉起那小子說:“行了,回去睡吧,二小姐已經將藥喝了?!變咴絳拋約旱南擄屯白吡?,那小子看看自己端的東西,又看看不遠處二小姐的房間,懵了。剛才溥爺那是什么意思?二小姐把藥喝了?不是吧?二小姐喝個藥是要驚動全府的下人的。

正說著,兩個小丫頭也端著東西往這邊跑來了,那小子忙攔住了她倆說:“行了行了,剛才溥爺說二小姐把藥喝了,你們回吧,還有叫別人也消停了?!蹦切∽傭俗拋約旱畝韃喚獾匾∽拍源吡?,那兩個小丫頭互相看看不知道這是怎么了。不過既然是溥爺吩咐的,那就得照做。兩個小丫頭的驚訝程度不下于剛才那個小子,一面交頭接耳著,一面端著自己的東西往來時的路回去了。

子如的生物鐘準的很,這和她早早負擔起家務來有很大的關系。她睜開眼睛,腦子里就過著今天要做的事,一邊想著日程安排一邊起床想穿衣服。當子如摸了半天沒摸到自己床頭的小桌子時,她才想起來自己已經不是在家里了。爸媽一定急死了,她不在,誰做早飯啊。她送了弟弟去上補習班還得去姑姑的舞蹈室幫忙的。高考完以后姑姑知道了她的分數就先給了她五千塊錢,說是長輩鼓勵晚輩的,可子如心里明白,姑姑也是心疼她的。現在她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一個不知名的朝代,也不知道爸媽那里怎么樣了。

子如重新躺在了床上,她吸吸鼻子快要哭了。

“小女呀——擔心死你爹我啦……”

門被撞開,一個又胖又矮的中年大叔沖了進來就撲到了子如的床邊,眼淚鼻涕已經流了滿臉了。子如嚇的猛地坐了起來,她往床里邊縮了縮,看著哭得一塌糊涂的胖男人。門外又跑進來的兩個老頭,這兩個老大爺一邊擦汗,一邊將自己背著的箱子往桌上放,子如也不是沒見識的人,她估摸著這兩個老大爺應該就是大夫了。跟著那兩個大爺進來的,是一大群小子和丫頭;最后進來的,是五六個打扮的艷俗的婦女。

最先進來的那個穿著大綠外套的婦女一屁股坐在了子如的床邊就用手帕捂著臉嚎啕了起來:“哪個天殺的王八旦呀——把我們家小女傷成這個樣子啊——可憐我們家小女??!差點死在別人手里??!”床邊趴著的胖男子扭臉一瞪那個女人,那女子立刻住了嘴。那胖男人罵道:“***!連哭都不會,一邊呆著去!”那穿大綠外套的婦人識趣的站了起來立到了一邊。

那個穿大紫外套的婦人見那大綠外套的婦人被罵,捂著嘴笑了兩聲沖那兩個大夫揮了揮手帕呵道:“你們兩個還愣著干嘛!還不快去給二小姐把脈!”她這樣一說,胖男人忙從床邊閃開了,也呵著兩個大夫動作快點。兩個丫頭忙放下了子如的簾子,大夫大爺忙拿著線準備給子如號脈。

一屋子的人,都站不下了。

子如有些受寵若驚,除了脖子上有點疼,她感覺自己的身體好極了。屋里這么多人,硬是連個咳嗽清嗓的聲音都沒有,這人家的奴才真是訓練有素。

好一會兒那兩個大夫在胖男人耳邊低語了幾句,胖男人揮揮手,兩個大夫提著箱子出去了。隨著胖男人的離開,屋里的人也慢慢散去,最后剩了八個伺候子如的丫頭。子如扁了扁嘴:這個二小姐以前得多矯情啊,一個人要八個人伺候?

又過了一會兒,胖男人堆著滿臉的笑過來了。如果是在以前子如肯定覺得這個猥瑣大叔惡心極了,但當下她是他的女兒,他又為自己的女兒哭腫了眼,雖然不是親爹,但子如心里也暖暖的。

胖男人像個下人一樣坐在子如床邊,小心翼翼地問:“小女?你還記得爹么?大夫說,你什么都不記得了?!?/p>

子如不解了:“他們怎么知道我什么都不記得了?”

胖男人依然堆著笑,語氣分外溫柔:“看吧,你果然不記得了。你是被張爺爺和李爺爺伺候大的,你眨巴個眼他們都能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唉……連爹也不記得了?!迸幟腥慫檔膠蟀刖?,嘆了口氣,用袖子抹了抹眼。

小說《異人錄》 第1章 穿越了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