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甲级联赛积分榜
你的位置: 巴西甲级联赛积分榜 > 玄幻 > 帝風碎天
《帝風碎天》最新章節 帝風碎天段塵風許晚晴全文閱讀

鏅哄埄鐢茬骇鑱旇禌绉垎姒?: 帝風碎天 半畝方塘

主角:段塵風許晚晴
主角是段塵風許晚晴的小說是《帝風碎天》,它的作者是半畝方塘寫的一玄幻類小說,文中的玄幻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血殺問世,腥風即起”“絕世出鞘,翻天覆地”父母雙亡,一個十二歲的孩子,在這個陌生的修真世界里,又該....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3-20 12:48:59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巴西甲级联赛积分榜 www.ftnzjx.tw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時間,早已沒有人記清,只記得神州大陸上曾經演繹過這樣一段凄美的故事。
深夜,伸手不見五指,月亮不知隱匿在何方。
村莊里的居民已經沉沉的睡去,不遠處的道路上,急促的馬蹄聲漸行漸近。馬背上的人們,穿著統一的夜行衣,包裹著全身,只露出一張臉,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背后的兵器裹在黑色的長布中,只露出一把劍柄。
片刻,馬背上的人群已經來到了村口,村莊里依然靜悄悄的,只隱約的聽見打鼾聲此起彼伏的響著。這群人從馬背上跳下來,他們大概有二十多人,領隊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青年,當他清點完所帶的人群以后,對他們點點頭,快速的沿著旁邊的小路,向村里而去,從他們移動的速度和動作看來,都是這是世界上一等一的高手,而腳下所用的輕功,正在當今最大門修真門派的絕學——幻影迷蹤。
修真門派是這個世界上最神秘的存在,他們很少出現在普通人的世界上,即使有,也只是偶爾幾個出來游歷的,大多的時候他們都在自己門派的山上修煉,以達到傳說中的實力和那個讓天下所有修真人夢寐以求的地方。
然而今天,在這個小鎮上,突然出現這么多人,一個個化裝成普通武學高手的樣子,不難看出,接下來的事情,是一次秘密行動,很有可能修真門派的腥風血雨即將在這一刻上演。
當這群人來到一家偏僻的房屋前,停了下來。領隊的青年做了一個手勢,其余的青年便從背后抽出劍緊握在手中,他們手中的??此破脹?,卻不普通,當這些人把劍握在手中的時候,一層淡淡的藍光從劍身上緩緩散發開來。
眾人在房屋的四周分散開來,快速的向房屋靠近,當他們離房屋還有五米的時候,卻見房屋頂上突然炸開,一對三十多歲的夫妻直射而出,每個人的手中皆握著一把利劍,劍在他們的手中嗡嗡做響,男人手中的劍身上還散發著耀眼的銀光,女人手中的劍也流轉著銀光,卻黯淡了許多。
這群人看見目標已經出現,快速的向后退了幾步,等待著兩人落在他們的圍圈之中。
領隊的青年看見夫妻兩人劍身上散發的銀色光芒,先是一愣,眼神中充滿了驚訝,片刻消失不見,他畢竟也是修真的高手,這樣情況還不足以影響他們的心志。
夫妻兩人從空中緩緩的下降,落在地面上,卻沒有帶起一?;頁?,從剛才領隊的驚訝和他們手中劍身的光芒,便可以斷定,兩個人都是這個世界上屈指可數的修真高手,內力已經練到收放自如的地步。
這時,夫妻中的男人說話了,他的名字叫段晴空,段晴空喟息著看著眼前那位領隊的人,難以置信的說道:“七師弟,難道你真的要把我們趕盡殺絕嗎?”
那位領隊,也就是男人口中的七師弟,名叫張圣全。張圣全深情的看著曾經的大師兄,無奈的說看著他,卻沒有立刻回答他的話,道:“大師兄,這些年你的功力又有新的突破了?!?br/> 段晴空聽見以后,嘴角微微一笑,似乎有一點不屑。
張圣全從段晴空的眼神里面也看出了他們的想法,于是說道:“你知道這不是我的意思,是二師兄要殺你,掌門的命令我們無法違背,我只能照他的命令辦事?!彼檔秸飫鎪6倭艘幌?,而后緩緩地說道:“你放心,今天我絕不會出手,只要你們等逃出我的死門陣,我就放你們走?!?br/> 旁邊的一個手下聽見領隊人說出這樣的話,提醒似的的說道:“門主,掌門不是讓我們……”
“有什么事我來擔當,你們盡力就可以了?!閉攀ト蚨狹聳窒碌奈駛?。
“好!”段晴空笑了笑了,有一點嘲笑的感覺,只見他把劍輕輕的舉起,悻悻的說道:“既然他無情,也別怪我無義,七師弟,得罪了?!彼低?,他和妻子同時飛向早已擺好的死門陣,只是他們飛行的方向是反的,一個前方,一個后面。他們都知道死門陣是絕殺八陣中攻擊最強的一個陣法,要是讓周圍的人聯合攻擊起來,即使功力再高,也難以逃出陣外。當然,也逃脫不了一死。
絕殺八陣是殘陽派的鎮山陣法,當八個陣法同時發動的時候,當真是所向披靡,即使天神下凡也很難逃脫。自殘陽門建派八百來以來,八陣還沒有同時出現過,即使其實普通的一個陣法就可以對付一點膽敢挑釁的門派。
八陣分為東南西北和天地生死,死門陣無非是殘陽八陣中最強大的,里面的修真之人,內力之深,手段之狠,是一般的門派難以企及的。一般的三流門派,只要死門陣的人同時出動,即使不擺開死門大陣,也足以讓一些較小的門派承受滅門之災。也真是這個原因,才使得殘陽派在修真門派中獨領數百年。
修真門派很少發生大規模侵略性的戰爭,他們大多的人已經看破世俗,專心修煉。但是,門派與之間偶爾也會出現一些小的摩擦,之間的戰爭也是不可避免的。
夜,雖然很黑,但是對于他們這樣級別的高手,是無法影響他們的技術和速度,對于修真的人來說,修煉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黑夜已算不了什么,只要一個聲音一個動作,便可知道身邊發生了什么事,這就是聽聲辯位。
死門陣里面的人,看見兩個人握著劍飛了過來,快速的舉起自己手中的劍迎了上去,張圣全抬起右手,在四周布下了一層結界,他可不想讓今天的秘密行動傳出去。結界是透明的,外面的人可以看見里面,但是里面的聲音卻無法傳遞出去。
劍與劍撞擊后,發出清脆的聲音,而后快速的彈開,很難看清楚他們的速度和動作。夫妻倆同時默契的退了回來,對望了一眼,剛才的一擊只是試探,雖然他們在門派的時候就知道死門陣的存在和厲害,但是究竟有多厲害,還是一無所知的。
絕殺八陣中,每一陣都是二十五人,東南西北四個方位分別站四個人,東南東北,西南西北四個位子留下二人,最后一個人是陣法的陣眼,也是功力最高的人,在陣法發生變故的時候做出相應的調整,讓損失減到最小。陣眼之人也是這一門的門主,而眼前的死門陣,他們的門主就是——張圣全。
夫妻兩人動了,再一次向剛才的地方揮劍而去,這一次他們都用了七成的內力,看樣子他們要來真的了。兩人快速的在人群里面游弋著,雖然雙方都沒有受到什么傷害,但是死門陣里面的人們憑借著默契的配合,漸漸的縮小著控制的范圍。他們知道,用不了多久,當中間活動的范圍只有十米左右的時候,就是夫妻兩人葬身的墳墓。
藍色的劍光和銀的劍光在天空快速的交織著,讓整個夜空都變的絢麗起來。
夫妻兩人在這個時候也同樣感覺到了?;?,用全身的內氣抵抗著劍氣,依然無法突破這幾乎看不出破綻的死門陣,絕望在他們的心里緩緩的產生。
就在這個這時,女人的肩膀上突兀的中了一劍,??謁淙徊皇嗆萇?,但溢出鮮血的速度卻不慢。段晴空看見自己的妻子中劍后,心里很是氣憤,當然還有一點心痛,他一生最愛的就是自己的妻子,曾經發過誓,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她。他不喜歡打打殺殺的日子,只希望與妻子和兒子過平平常常的生活。為此,他放棄了繼承掌門的位置,可是今天,他依然無法逃脫本派人的追殺。
女人名字的叫董曉柔,此刻她傷口上的血,還在快速的流著,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的有些力不可支,但是她仍然在堅持著,堅持著。
董曉柔的功夫不如自己的丈夫,她知道如果不是丈夫為了帶她一起突破出去,以丈夫的功力,一定可以一個人逃脫這并不是很強大的死門陣。這一刻,她覺得自己仿佛成了一個累贅。
董曉柔亦然很愛自己的丈夫,她在門派的山上,每時每刻都在繾綣纏綿的思念著他們之間的每一個相處的情景。她十七歲在山上邂逅自己的丈夫,并且相戀,在一起幾十年來,他們從沒有吵架過,她感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因為丈夫總是讓著自己。這個時候,她明白,如果陣法在縮小幾米,即使丈夫有再高的武功,也很難逃脫出去。瞬息,她想到了死亡,想讓自己死在對方的劍下。當對方一個人手中的劍將要揮動的時候,她幾乎放棄了抵抗,閉上雙眸,在心里暗道:永別的老公。而后等待著死亡的來臨??墑?,就在劍即將落在她頭頂的剎那,只聽“哐”的一聲,被另一把劍撞開了,而這把劍的主人,正是她的丈夫。
段晴空仿佛看出了妻子的心思,打落妻子頭頂上的劍,緊緊的把她抱在懷里,眼角一滴淚水正在輕輕的滑落,透過空氣,落在彌漫著滿天灰塵的土地上,激起一多朵斑駁的淚花。只是這一幕,正在廝打的雙方并沒有注意。遠方的張圣全把這一幕看著眼里,心里突然一痛,有一種不詳的預感。
段晴空飛快的把手中的劍舉過頭頂,突然原地飛起,劍尖向下一揮,驀地大叫道:“落——葉——殘——陽?!?br/> 張圣全聽見這四個字以后,臉色突然間變的蒼白,對旁邊的手下大聲喊道:“不好,都別去躲,全力防御?!彼運嫡餼浠?,因為他知道這一招意味著什么。
張圣全的話剛說完,只見段晴空在天空高速的旋轉著,手中的劍的旋轉中激起一道道劍浪,剛才還是銀色的劍光,在這一剎那變成了淡淡的金色,他握劍的手在顫抖著,似乎不能完全發揮這一招的威力。
突然間,張圣全心里跳出了一個可怕的想法,儼然知道了段晴空剛才做了什么,但他來不及想太多,結界里面的劍浪讓自己難以承受。
須臾,四周的結界已經被段晴空使出的劍浪,變的扭曲,變形,最終消散。
張圣全也在這里時候從嘴角留出一股血液,顯然受了內傷。
死門陣里面的人痛苦的抵抗著撲面而來的劍波,凡是內力差一點的人,身體已經出現了透支。此刻的他們想跑也跑不掉,一但他們放棄了防御,足以被一道道劍波殺死千萬次。每個人的臉上都流出豆大汗珠,內力也在快速的消耗著,就在他們快要支撐不下去的時候,劍波逐漸的慢了下去。
段晴空的旋轉變的已經可以看清楚他們的樣子了,這時候的他,體內幾乎失去了所有的內力,但他仍使出最后一絲力氣,把懷里的妻子遠遠的拋了出去,拋出了包圍的區域,而他自己也沉重從空中摔落了下去,塵土飛揚。接著,就是一把把利?;郝牟逶謁納硤逕?。那一刻,段晴空儼然沒有感受到任何痛苦,嘴角勾起一絲微笑很幸福的那種,最終他緩緩的閉上雙眸,沒有留下任何遺憾。
一聲金屬破碎的聲音從他的身體發出,響徹了整個夜空,聲音是那么的清晰,帶有一絲凄涼。所在的都是修真之人,他們都明白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段晴空在最后的時刻,燃燒了自己的真元球,用生命之火瞬間提升了自己的內力,用自己一個人的力量,破開陣法。這么做也是只是為了救一個人,一個他今生今世最愛的妻子。
燃燒生命的真元是所有修真之人都知道的事情,也是所有修真之人都不敢去做的事,燃燒了生命真元,也就燃燒了自己的生命,雖然可以在瞬間把自己的力量提升了一個新的檔次,但是所帶來的結果是難以承受的,真元會隨著那瞬間爆發的力量而煙消云散,甚至連轉世,或者從塑身體的機會都沒有,那是靈魂絕對的毀滅。
“不?!倍崢醇約旱惱煞蛩澇詒九扇說慕O?,歇斯底里的喊著,淚水在丈夫發起殘陽劍法最后一招的時候,已經泫然了整個眼眶,如斷了線的風箏般,簌簌的淹沒了她的世界。在二十米外的董曉柔,完全可以輕松的逃脫,而她卻沒有動,怔怔的站在原地。丈夫為了救自己而燃燒了生命之火,自己有怎么會拋下他而去呢!董曉柔的世界不啻于在瞬間徹底的黯淡下去,腦海中完全是彼此曾經的記憶,凝固的視線停滯在空靈的角落,幻化出一幅幅灰色的畫面。那段畫面宛如一幕幕往事的再放鏡頭,在記憶中慢慢的放著走著,曾經的歡笑,曾經的甜蜜,曾經的歲月在這一刻淪為永遠的曾經。董曉柔的心已經碎了,再也不能拼湊出一個完整的模樣。這個時候她明白,丈夫去了,她的世界亦然是索然無味。
張圣全帶著死門陣的兄弟向女人靠近,由于都受了重傷,速度很慢,有些內力差的甚至都無法站起身體,在師兄帝的攙扶下拖沓的走著。董曉柔似乎沒有發現他們,眼神也變的迷離?;蛘咚?,當他們不存在一般,茫然的佇立著,良久,良久。
張圣全來到董曉柔的面前,有些內疚的說道:“對不起,大師兄已經去了?!?br/> 董曉柔冷冷的笑了一下,什么話也沒有說,抬起頭,澹然的看了他一眼,但是瞳孔中已經失去了光輝。
張圣全想了想,對董曉柔說道:“你走吧!我絕不會再追殺你?!?br/> “門主?!幣慌災諶飼嶸嶁訓?。
“滾,都給我滾?!閉攀ト詼吻緲帳鉤觥奧湟恫醒簟鋇哪且豢?,才知道掌門師兄為什么要讓自己來追殺他,雖然那只是強行使用,但是用不了多久,他相信自己的師兄可以達到師傅都無法修煉到的境界。殺他是為了保住他的地位,還有一點就是殺了段晴空以后,帶走他手中的劍。既然任務已經完成,又何必在下痛手,對于眼前的人,張圣全無論如何也下不了手。
一群手下緩慢的離開了,說離開,其實也就站到了一邊。這個時候,張圣全說道:“我走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如果……”他還想說什么,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深情款款的看了董曉柔一眼,轉身離去。
張圣全剛走幾步,董曉柔動了,她搶過旁邊一個體力不支的手下手中的劍,飛快的劃過自己的頸部,臉上亦然露出了笑容,仿佛代表著重逢。
“為什么?!閉攀ト氳刈?,看見已經奄奄一息的董曉柔,快速的跑過去,在她身體傾倒之前,緊緊的抱著懷中。他的手下看到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也不知不覺的站到了一邊。張圣全的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下,從自己的臉膀落在干涸的地面,最后滴打在還沒有凝固的血泊中,他心中的那個結也在這一刻解開,只聽他喃喃的說道:“小柔,我是叫你小柔呢!還是叫你小師妹?”說道這里,張圣全的話變的有些哽咽:“你知道嗎?在我到殘陽山第一眼看見你的時候,心里就莫名其妙的留下了你的身影,很多次想和你說,都沒有說出來,而我想鼓起勇氣想對你表達愛戀的時候,卻看見你和大師兄甜蜜的依偎在一起。那時候,我知道自己再也沒有任何希望,也在心里深深的祝福你們,也是從那時候起,我開始便拼命的修煉,希望有一天可以在武功上超越大師兄?!?br/> 說著說著,他的眼淚流的越發厲害,他繼續說道:“我也不想這樣,二師兄居然用掌門令來壓迫我……看見你現在的樣子,我的心真的很痛……柔兒,你真的好傻……”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他聽見了剛才大師兄燃燒生命真元以后發出的金屬破裂的聲音,他知道小柔也去了,也以大師兄同樣的方式離去了。
張圣全緊緊的把董曉柔抱著懷里,腦海中也是一片空白。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把董曉柔輕輕的放在地面上,才發現地面上有幾個字,他知道是董曉柔臨死前聽見他的話以后留下的??醋龐醚鄢傻募父魷屎斕淖?,他的腦海驀地一片空白。片刻,張圣全拿起手中的劍,站在旁邊的空地上,手掌之上用自己全部的內力凝聚出一個銀白色的真遠球,凝重的拋向身前的土地上,炸出一個兩米多深的坑,接著又緩慢的把董曉柔和段晴空的尸體放了進去。最后,張圣全深深的看了一眼,把旁邊的塵土快速的推進去,塵土飛揚,掩蓋了兩人和他們的的模樣。曾經殘陽山殘陽派最為強大的高手,就這樣羽化而去,走的時候沒有留下只言片語。
張圣全掩好土灰后,正準備離開,突然不遠處的山林中傳出一聲響動,立刻引起了眾人的注意。一個手下在遠處聽見以后,警惕似的對張圣全說道:“門主,那里好像有人,會不會是……”他也懷疑那是段晴空的后人,只是不敢確定。
“既然事情已經辦好了,你們先走,我去看看?!閉攀ト掌鵠崴?,緩緩的說道。
一群人心里很是疑惑,但不敢忤逆張圣全的意思,只好點頭說道:“是,門主?!彼低暌院缶屠肟?。他們走了,什么也沒有留下,只是帶走了兩個人手中的劍,緩慢的消失在夜幕中。
段晴空的劍,不是普通的劍,而是殘陽派的鎮派之?!醒艚?。
張圣全來到叢林邊,看了一眼漆黑的林中,淡淡一笑,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他沒有說出來的是,這次之所以答應來追殺大師兄,是因為他正的很想看董曉柔一面。熟料,卻是這樣一個結果。其實叢林里面的人是誰,他早已經知道,即使小柔不說,他也會放過他的。
很久,很久,空氣中靜謐的已經沒有任何聲音,一個小男孩的頭伸了出來。

小說《帝風碎天》 第1章黑夜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